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专注于比特币、区块链、数字货币综合性全媒体平台,为投资者提供数字货币实时价格行情、数据分析、区块链数字货币知识、聚焦全球区块链市场动态是投资人交流首选网站!
当前位置: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 动态 > 正文

北京“监管沙箱”首批项目敲定后续,商品涉及区块链等技术应用

08-14 动态

出处:北京商报

编者注:原标题为《“监管沙箱”首批项目敲定后续:有关细节正酝酿》

在征求建议两个月之后,首批进入北京金融科技“监管沙箱”的应用名单正式出炉。3月16日,央行营业管理部发布通知称,经公示审核通过,北京金融科技革新监管试点首批6项革新应用已完成登记,将向用户正式提供服务。北京商报记者独家获悉,现在,监管正在依据试点状况优化“监管沙箱”风险防范机制,并将当令颁布有关监管细节。对“入箱”机构来讲,其革新应用也有望打磨成熟后“出箱”,不过需要由持牌机构经营。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北京金融科技“监管沙箱”首批拟试点革新应用于1月14日便已公示,并向社会公开征求建议。从最新入选状况来看,6项拟试点革新应用全部入围。央行营业管理部披露,首批正式入选应用包括基于物联网的物品溯源认证管理与提供链金融、微捷贷商品、中信银行智令商品、人工智能Bank Inside商品、快审快贷商品与手机POS革新应用;对应试点单位分别为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信银行/中国银联/度小满/携程、百信银行、宁波银行、中国银联/小米数科/京东数科。

从参与主体来看,首批试点项目参与方主要为持牌机构,不乏有金融科技企业“搭伴入箱”;从“入箱”项目来看,首批入选应用商品形式较多,涉及物联网、AI、云数据、区块链、API等技术在金融范围的应用。

“6项应用全入围说明公众对金融科技‘监管沙箱’这一机制很认同,以后可通过这个正常的状态的机制,平衡进步与革新、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企业、企业和监管与革新与合规等多个关系。” 北京互联网法掌握秘书长车宁在同意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这6个入围应用也第三释放了一个信号,即证明有价值的应用革新点是在提供链金融、开放银行、网络信贷与移动支付等范围,对整个行业来讲,也是一种积极的引导和宣传。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李鑫同样称,此次“入箱”项目充分体现了行业进步的前沿方向,也响应了金融消费者的现实需要,具备技术先进、场景普适、示范性强等特征。

针对6项应用最新筹备进展及上线时间,北京商报记者向多家参与机构采访得知,有部分应用已面向用户推出服务,如农业银行微捷贷商品于2021年9月上线。不过,也有部分革新项目仍在功能迭代优化及测试环节,拟定3月下旬或4月正式“问世”。同时,也有部分机构称,其革新应用后续具体上线时间需等待监管公告。据知情人士透露,依据本次“监管沙箱”项目组需要,项目“入箱”之后,在正式上线前需依据项目组需要,打造健全的项目监控管理体系,待监管审批通过后方可上线。

“部分项目之前就已运营,但目前仍可作为革新项目‘入箱’,缘由在于监管对革新和稳定二者的平衡,‘入箱’项目不只需具备很强的革新性,同时也需要考虑商品用户的需要和认同,或商品自己的成熟度等原因。”车宁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监管革新试点除去对商品本身评估测量以外,非常大一方面还将考虑怎么样磨合这套监管机制,因此假如在早期放进去大量量具备革新性、争议性的商品,是不太利于“监管沙箱”机制长远进步的。

对于中国版“监管沙箱”来讲,项目“入箱”只不过第一步,在推出服务之后,后续怎么样对应用进行跟踪监测和管理评价也引发了业内高度关注。北京商报记者独家获悉,正式上线后,应用即进入试运营阶段,机构需依据项目监控管理体系相应指标,每月按期汇报项目进展、目前遇见问题及处置结果,并依据项目需要不断健全及优化项目,从而确保“入箱”项目稳定有序运行。

同时,此次“监管沙箱”也强调了风险防范和风险补偿机制,需要“入箱”企业需与监管紧密互动,并借助科技革新拨备专项资金、革新保证金或业务应对赔偿等保障革新风险可控。现在,监管正优化监管沙箱风险防范机制,或将依据试点状况当令颁布有关细节。

“‘入箱’后,监管将会选择肯定范围的客群和地区进行试验,并对试验成效进行监控,从隐私保护、风险防范、贷款申请便捷度等进行察看,看会不会导致金融风险,与个人隐私泄露的风险等。在管理上,监管将进行全步骤监管和数字化监管,通过数字化工具对商品的事前事中事后进行数据化剖析,将会特别看重个人隐私保护和金融风险管控。” 苏宁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中心主任孙扬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人士称,相比英国等提出的“监管沙盒”,目前中国版“监管沙箱”的一大特点便是不设置测试期限。海外“监管沙盒”着眼目的主如果项目,通过对项目设定测试期限,然后做出评价,合规即可通过,出现问题则剔除出箱;而国内的监管革新试点主要为了围绕商品及所在范围,形成一套成熟、规范及具备高可行性的监管规则。

对此次“入箱”机构来讲,其革新应用也有望在箱内打磨成熟再“出箱”,不过“出箱”需要由持牌机构经营。在李鑫看来,对于仍处试点阶段的国内“监管沙箱”来讲,将来可能有两点亟需小心。第一是在监管推进过程中应该注意加大与企业、公众等交流。在“监管沙箱”实践过程中要一直注意针对监管本身的深思和革新;除此之外,北京金融科技“监管沙箱”试点的目的除去要更好地推进金融科技革新和落地外,也要探索针对金融科技的最为可行的监管思路和监管工具,并把其经验复制和竞价至国内其他地方。

记者:孟凡霞 刘四红

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同意其看法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eyondwhatuc.com/news/972.html